您的位置:79教育网 > 心得学习 > 热点学习 > 正文

扫黑除恶网评热议10篇

热点学习心得体会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18-9-11

扫黑除恶网评热议10篇

79教育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1255187089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2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9月4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0督导组向四川省委第一次反馈会在成都召开。中央扫黑除恶第10督导组组长韩勇主持会议并通报省级层面督导工作情况,省委书记彭清华作表态发言。(9月6日 四川日报)

今年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中央决策部署,大力推进扫黑除恶制度、机制和工作创新,专项斗争实现了强势开局,取得了阶段性成效。可以说是四川在扫黑除恶工作中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的觉此部署中,把扫黑除恶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作为了一项政治任务来抓,践行了黑恶必除,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和法治权威。

在此次扫黑除恶情况反馈会议中,督导组指出存在问题、提出整改要求,客观实在、符合实际,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因此,全省上下必须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步步引向深入,认真学习领会督导组指出的问题,诚恳接受督导组提出的意见,要针对问题一项一项明确责任、抓好整改,坚决把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引向深入。

彻底铲除黑恶势力,需要全省上下认真贯彻中央和省委的决策部署,切实树牢“四个意识”、自觉践行“两个坚决维护”,自觉站在政治和全局的高度,全面跟进各项措施,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政治仗、攻坚仗。要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紧迫感和责任感;要坚持依法严惩,以“零容忍”态度,坚决遏制黑恶势力犯罪高发态势;要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除恶务尽,始终保持对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对涉黑涉恶问题尤其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大要案,无论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毫不含糊。

彻底铲除黑恶势力,全省上下要针对督导组反馈的问题,坚持立行立改,对存在的问题列出清单、建立台账,逐条研究制定整改措施,逐项明确整改责任、要求和时限,挂图作战、依法处理,上下联动、形成合力,确保条条改到位、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要举一反三,强化源头监管,坚持“一案三查”,既“当下改”又“长久立”,坚决铲除黑恶问题滋生根源;要围绕深挖彻查,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要围绕组织建设,采取过硬措施,扎实整顿软弱涣散基层组织,切实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号召力战斗力,以基层良好治理秩序提高农村群众安全感。

篇二

9月4日,(日照)市委书记齐家滨带队就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和公安工作进行调研,并看望慰问广大公安干警。他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指示和党中央、国务院以及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以雷霆之势扫黑,以霹雳手段除恶,切实为现代化海滨城市建设创造良好环境。市委常委、秘书长马先侠,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耿学伟,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培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高益民参加调研。(人民网,9月6日)

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也是广大人民群众交给我们的一份考卷,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迫切要求。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严重侵蚀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严重影响社会生活的安全、健康和稳定。因此,我们必须认真贯彻上级的决策部署,多措并举,狠抓落实,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仗。

强组织,明责任。成立以“一把手”总体抓、负总责、统一谋划部署,具体安排专人负责组织协调保障等工作,包村领导为一线骨干人员,成立扫黑除恶专项工作小组,对所包村进行“问题”和“苗头”的双重梳理和摸排,做到心中有数、目标清晰,切实为社会大局稳定“保驾护航”。

强宣传,广发动。在主要道路和各村(社区)人口集中位置悬挂横幅,利用LED在各公共场所播放宣传标语,给各村(社区)干部及老百姓群发宣传短信等,对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工作的意义,打击重点进行广泛宣传。利用重要节日、敏感时段,各镇(乡)政府应联合派出所、红袖套、网格员开展社会治安巡查,将黑恶“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

建机制,保长效。以此次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为契机,将集中打击与经常性打击有机结合起来,建立和完善“扫黑除恶”长效机制,坚持严打整治方针不动摇。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意义重大,需要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多举措强落实,同时也需要我们的干部积极履职,把为人民群众提供安全保障牢记于心,为他们提供一方净土为目标,坚持不懈打赢这场攻坚仗,才能更好的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篇三

近日,咸阳警方侦办以礼泉县商保国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抓获成员11人,在其中批准逮捕的6人中不仅有5名村官,还有一名区人大代表。(9月3日《华商报》)

众所周知,人大代表是由其所在选区人民选举产生,其自当代表人民的利益。由此不得不问,人大代表成为黑恶团伙成员,其还能真正履行人民代表的职责?

据统计数据,我国有近300万全国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他们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中坚力量,其中还有相当部分是立法的直接参与者。近年来,绝大多数的人大代表,坚定政治原则,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责无旁贷地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很好地代表人民履职尽责。在自己参加的生产、工作和社会活动中,协助宪法和法律的实施。他们围绕人民群众关心的问题,开展调查研究,了解实际情况,认真履行着人大代表职责,为推进深化改革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但有的人大代表 "代表意识"不强,不作为不担当,没有肩负起搭在肩上的重要责任。有的人大代表在监督别人的同时,却不能主动接受人民的监督,甚至是把"人民代表"当作政治身份作为自己违法违纪的护身符,辜负了党和人民重托,站在了法律的对立面,严重损害了人大代表队伍形象。就本案中的人大代表成为黑恶团伙成员,进行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正是让自己成为了遵纪守法的反面典型。这种不能代表人民的利益的人,已经不具备人大代表的资格,其违法犯罪自当受到法律法规的严惩。

从近年所查处违纪违法的人大代表看,其根源就在于,一是政治意识缺乏,"四个意识"树立不牢,特权思想根深蒂固,忘记了组织和人民所赋予的责任使命。二是对宪法和法律的学习不够,法治意识淡漠,心中无法,不能自觉遵纪守法,不能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三是服务意识不足,不能很好地密切联系群众和听取群众意见,甚至是欺压百姓,侵占群众利益。

人大代表是一个神圣的法定职务,其不是一个特殊的身份,只是一种使命和责任。作为人大代表,既要主动联系群众,听取群众的呼声,积极建言献策。更要带头遵法、学法、守法、用法,自觉维护法律权威,发挥带头示范作用。同时还要自觉接受来自人民、选举单位、社会等各方面的监督。

篇四

近日,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并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在易滋生黑恶势力的基层,更应注重舆论导向,将监管与打击相结合,有效助推反贪反腐、扫黑除恶工作全面开展。

营造良好舆论氛围。充分发挥媒体舆论作用,加强对外宣传,引导基层群众百姓认识到扫黑除恶、反贪反腐的重要性和党中央将此项工作进行到底的决心,联合群众,党群同心,发动群众百姓积极配合扫黑除恶、反贪反腐工作,敢于维权,敢于发声,敢于举报,积极与黑恶势力作斗争。同时跟进报道反贪反腐、扫黑除恶工作的开展情况,扩大宣传覆盖面,形成强大震慑力。

加强联合日常监管。对于易滋生贪腐和黑恶势力的重点地区,要坚持多管齐下,综治、司法等相关部门要联合公安机关加强监督管理,摸清底数,排查漏洞,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对于黑恶势力、反贪反腐情况早发现、早防范,综合运用多种手段预防和解决黑恶势力、反贪反腐等突出问题,不断增强群众百姓的安全感,维护区域的和谐稳定。

加大惩戒问责力度。只要发现黑恶势力和反贪反腐现象,就要立即行动、绝不姑息,保持严打高压的态势,对违反条例踩“红线”、闯“雷区”的行为实行零容忍,及时发现,及时查处,坚决拔起反贪反腐、黑恶势力的根基,结合整顿软弱涣散党组织、打击治理“村霸”行动,将黑恶势力扼杀铲除。对于执行纪律不到位、涉嫌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贪污腐败的党员干部要严肃问责,依法惩治,实现河清海晏、天朗气清。

篇五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该《通知》一出台,广大网友纷纷点赞留言“扫黑除恶,大快人心!”

黑恶犯罪是重要的治安问题,也是复杂的社会问题。山东聊城护母命案就是最好的佐证。山东护母案之所以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追债方的非法拘禁等暴力行为分不开。而暴力讨债如此猖獗的背后是高利贷与黑社会的“相依为命”,黑社会是高利贷的谋财手段,高利贷是黑社会的物质基础。

黑恶势力的存在和我们追求美好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是背道而驰的。扫黑除恶工作不仅直接关乎到人民的获得感、安全感和幸福感,也是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重要手段,更是切实维护社会安定、国家长治久安的必然要求。

习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首次提出:“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上也突出强调要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坚决打赢这场硬仗。

正如《通知》指出:“要坚持党的领导、发挥政治优势;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紧紧依靠群众;坚持综合治理、齐抓共管;坚持依法严惩、打早打小;坚持标本兼治、源头治理。”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开展,离不开全社会的积极参与和配合,要在全社会形成人人喊打黑恶势力的浓厚氛围,最大限度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扫黑除恶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支持,一个地方有没有黑恶势力,人民群众最清楚;扫黑除恶有没有成效,人民群众感受最深刻。要紧紧依靠群众,密切联系群众,畅通群众举报渠道,认真梳理群众举报的每一条线索,努力铲除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土壤;扫黑除恶更离不开多部门间相互配合、齐抓共管,形成定人定岗定责的工作格局。同时要以“零容忍”态度,出重拳、下重手,对黑恶势力以高压态势进行严厉打击。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1月18日发布了一则信息,强揽工程的村霸被惩处,这一消息的公布让我们更加坚信十九大之后,中央对于扫黑除恶工作和基层腐败治理的力度会持续加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将会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篇六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通知》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充分认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仗。

从中央层面提出扫黑除恶,并明确提出严打“保护伞”、打早打小、除恶务尽、深挖彻查等要求,深刻表明了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一方面,我国当前所面临的社会主要矛盾已发生转变,人民群众对于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的渴求日益上升,在这一背景下,扫黑除恶具有突出的时代意义;另一方面,伴随着平安中国和法治中国建设的深入推进,扫黑除恶能够为法治建设保驾护航,增强法治建设的深度和广度。

扫黑除恶具有突出的时代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需“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依法打击和惩治黄赌毒黑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

黑恶势力在不同时代、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特点,为此,必须要精准分析、因时制宜。当前,人民群众对社会稳定、人身安全、公共秩序、个人权利的诉求日益明显,黑恶势力作为平安社会的毒瘤,在现实生活中不断侵害公民的合法权益,直接影响社会稳定秩序。同时,涉黑“保护伞”的出现助长了黑恶风气,更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基于此,《通知》将这次专项斗争提到了“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在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基层治理、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有力举措,体现了党和政府向黑恶势力“开刀”的勇气和决心。同时,在实际运行中也利于在社会上形成高压态势,有效震慑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行为,营造和谐安定有序的生活环境,充分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因此,扫黑除恶是时代所需,更具有突出的时代意义。

扫黑除恶具有明显的法治内涵

《通知》明确强调,要“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严禁刑讯逼供,防止冤假错案,确保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

这充分表明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法治内涵。当前,我国的法治建设正持续深入开展并取得了显著成绩,同违法犯罪作斗争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一方面,黑恶势力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破坏社会的正常秩序,对其进行有效打击和综合治理也是推动法治建设的重要途径和有力手段。因此,扫黑除恶是法治社会建设的必需;另一方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也是检验我国法治建设成果和水平的一次契机。法治建设的大背景为扫黑除恶斗争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同时也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通知》多次强调要依法治理、依法严惩、依法办案。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提醒我们,扫黑除恶过程中必需要严格遵守各项法律规定,强化证据意识,一切行动都“依法”,运用法治手段、在法治轨道内进行扫黑、治黑行动,这既是依法治国的内在要求也是根本遵循。唯此,才能真正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

篇七

与我们党形成反腐败压倒态势不相匹配,与全国人民不断获得改革的红利和幸福指数不相和谐的是一些地方的黑恶势力无视法纪、为非作歹,少数党员干部甚至与其上下勾结,为其充当背后的“保护伞”,啃噬着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侵蚀着党的执政根基。党中央、国务院果敢决策部署,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场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贯彻十九大精神,建设和谐、美丽中国之举,是党的治国安邦的阳光雨露撒播到亿万人民的心田之举。

可以说,我们党的成长史就是一部扫黑除恶的奋斗史。从韶山、井冈山、瑞金、延安一路走来,我们党不仅要进行“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而且要为根据地人民破除迷信、除暴安良、站岗放哨。蒋家王朝穷兵黩武几十年,败退台湾后仍在幻想反攻大陆。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和人民开展“三反”“五反”运动,扫除土匪残余,打击地痞流氓,与之相伴的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极大地震慑了国内外敌对势力和反革命势力,捍卫了新生的红色政权,饱受“三座大山”压榨的中国人民真正过上了扬眉吐气的安稳日子。我们党也就是在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休戚与共中树立了崇高威望,建立了鱼水深情。

当下一些地方的不良分子无视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历史性变革,飞跃式发展,无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无视党的十九大东风吹拂下高歌猛进的高质量发展,利欲熏心,肆意妄为,伤天害理,劣迹斑斑。党中央、国务院扫黑除恶的通知一下发,群众拍手称快之声不绝于耳。而且,据新华社记者分析称,这次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与以往的打黑除恶,虽然只一字之差,区别却很大:第一,这次“扫黑”重视程度前所未有。第二,这次“扫黑”着眼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基层政权、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高度。第三,过去“打黑”是打的多,防的少。这次“扫黑”更加重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齐抓共管。因此,这次参与的部门从过去的10多个,增加到近30个。

在这场匡扶正义、保境安民的专项斗争中,广大党员干部要旗帜鲜明地站在民心所向一边,积极投身深挖细查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的基础工作中去,用铁的事实教育人民,用铁的证据锁定犯罪,用“严打”的势头扫除邪恶。作为新闻舆论部门更多的是要承担“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的职责,担负起“成风化人、明辨是非”的使命,要用更多的镜头和笔触捕捉这场专项斗争中所发生的感人故事,传播各级党委政府及其职能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所作出的重要指示精神所进行的夯基固本的艰苦实践,唱响平安湘潭建设的更强音,真正成为党委政府决策和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成为推动这场专项斗争舆论造势、快捷反应的“轻骑兵”。

篇八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场全国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即将开始!

据了解,“1.23”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会后,安康公安机关紧紧围绕市委、市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部署要求,紧盯黑恶犯罪突出重点领域、重点行业、重点区域,在前期摸排、侦查的基础上,开展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次集中收网行动,共破获涉恶案件28起,打掉涉恶团伙8个,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153人,刑事拘留50人、行政处理93人,收缴管制刀具57把,枪支11支,全市公安机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次集中收网行动成效显著,有力震慑了黑恶势力犯罪。 (2月5日安康综合广播)

当前,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个奋斗目标下,黑恶势力的横行不仅阻碍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也使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基本的保障,群众的幸福感无法获得提升,反腐败斗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效果更会大打折扣,我们绝不能让黑恶势力的存在成为一块“短板”。

在基层,真正影响老百姓幸福感、安全感的是“苍蝇”式腐败和地方黑恶势力。特别是农村地区,一些“村霸”等恶势力长期欺压残害百姓,“地头蛇”的毒性长期在当地蔓延,其危害程度不见得比贪腐轻,群众之痛恨不见得比贪腐弱。

众多案例证明,地方黑恶势力往往以金钱、关系开道,编织“利益链”,寻求“保护伞”,以巩固其黑恶势力;黑社会性质犯罪势力壮大的地方,也是腐败横行且合法政权软弱涣散的地方。

由于“保护伞”的存在,黑恶势力更为猖獗,人民群众的怨声更大,幸福指数只减不升。同时,也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威信。因此,我们对每一起黑恶犯罪,除了严厉惩治“外部”犯罪分子外,纪检监察部门还必须要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以及脱贫攻坚领域涉黑涉恶腐败案件进行重点督办;对于铲除黑恶势力要深挖掉其背后的“保护伞”,做到“连根拔起”,标本兼治,让黑恶势力无再生之力。

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紧紧扣住了当前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又一突出问题,是一项实实在在的民心工程,也是党中央坚持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又一项重要举措;我们要有雷厉风行的魄力,有“刨根问底”的钻劲,有敢于担当、敢于动真碰硬的实干精神,坚持“严打”、“常打”、“深挖”、“细扫”,久久为功,努力守护一方净土,给基层百姓长久的安宁。

篇九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工作方案》,明确把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严防黑恶势力侵蚀基层政权作为督导工作重点之一。全国各地区从上到下认真学习,积极推进扫黑除恶专项行动。

众所周知,基层往往是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重灾区”,群众反映最强烈,也最深恶痛绝。一些人利用宗族势力和手中的权力,成为称霸一方的“村霸”;还有一些体制外的黑恶势力,拉拢腐蚀基层干部,寻找公权力作为保护伞。更有甚者,一些基层干部主动培植黑恶势力作为代理人,攫取经济利益。基层黑恶势力“毒瘤”得以存在的原因有很多,但说到底还在于有的地方管党治党宽松软,导致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被黑恶势力所渗透侵蚀,逐渐形成权力的“真空地带”和监督执纪的“盲区”,最后成为促使黑恶势力滋生壮大的“肥沃土壤”。

这次扫黑除恶,目标指向基层治理,净化基层政治生态,打击身边的黑与恶,让人们群众感受到身边的公平正义。基层治理关乎到世道人心,关乎到社会的稳定与和谐,牵涉最为宽广的公平正义。

黑恶势力是污染社会风气与政治生态的“病菌”,不断侵蚀着群众的获得感和满足感,只要砌好制度“防火墙”,高举问责利剑,增强党员领导干部自身“抵抗力”,保持党的肌体健康活力,使党员干部敢作为、能作为,黑恶势力就如飘零风絮,不足为惧。

篇十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1]黑、恶势力对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都构成严重影响,但黑、恶势力二者特征不同,造成后果不同,应当承担的责任也不同。如何准确认定黑势力与恶势力的基本问题,必须以《刑法》为依据。本文就如何准确认定黑势力与恶势力、以及黑恶势力与其它犯罪集团犯罪团伙的区别展开讨论。

历次的专项斗争中,“黑”与“恶”是相提并论的,我国当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黑”是指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刑法二百九十四条的规定,在我国境内没有直接称为黑社会组织,而是用了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一称谓。在立法机关看来,当前我国虽然还没有典型的黑社会组织,但己经存在具有黑社会雏形的组织,即所谓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由此可以看出,立法机关在这一问题上的保留态度。[2] “恶势力”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雏形,有的最终发展成了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团伙。在准确查明“恶势力”团伙具体违法犯罪事实的基础上,构成什么罪,就按什么罪处理,并充分运用刑法总则关于共同犯罪的规定,依法惩处。[3]

1979年刑法没有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规定,1997年刑法修订时,在二百九十四条规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将黑社会性质组织定义为“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立法用语“抽象化”,如何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司法实践中难以掌握。2000年12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第一条规定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具备的四个特征:

(一)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数较多,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

(二)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三)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

(四)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范围内,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大肆进行敲诈勒索、欺行霸市、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并以此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标准,《司法解释》强调“保护伞”是黑色会性质组织必须具备的特征,但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这一规定提出了不同看法,认为《司法解释》的这一规定是在刑法之外设置的限制条件,不利于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有关报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经多方调研、论证,考虑到有些地方政府执法力度孱弱,在这些地域,黑社会性质组织即使没有寻求保护伞,也能实现非法控制意图。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起草并通过了《关于<</span>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以下简称《立法解释》)[4],并于2002年4月28日实施。“保护伞”特征,不再是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备特征之一。《司法解释》和《立法解释》现行有效,但根据立法解释效力高于司法解释的原则,《司法解释》与《立法解释》不一致的地方,应适用于《立法解释》。为了正确理解和适用刑法、立法解释、司法解释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2009年7月15日在北京召开了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形成了《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09年《座谈会纪要》),进一步对《立法解释》定义的四个特征的认定及其他问题形成共识。2011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吸收了《立法解释》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认定的四个特征。为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以及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认真落实全国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议和《中央政法委员会关于继续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意见》的总体部署,进一步加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的审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17日在广西北海组织召开了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形成了最高人民法院《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15年《座谈会纪要》),对于一些实践中反映较为突出,但2009年《座谈会纪要》未做规定或者有关规定尚需要进一步细化和完善的问题,加以研究解决。经过与会代表的认真研究,就人民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时遇到的部分政策把握及具体应用法律问题形成了共识。是2009年《座谈会纪要》的继承与发展,原有内容审判时仍应遵照执行,内容有补充的,审判时应结合执行。其中对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进行了补充和完善。

要准确的区分黑势力与恶势力,还要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去探究,黑社会行使地下统治权,对一定区域社会生活、生产经营代替政府进行管理。即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非法控制特征,刑法规定为“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同时具备刑法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非法控制特征(危害性特征)。恶势力通常被认为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雏形,但仅仅依据这一点,在司法实践中没有办法区分黑势力与恶势力。

笔者认为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具有非法控制目的,且非法控制必须是一种客观状态。假设嫌疑人主观上具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但该组织如果客观上没有形成非法控制,也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如果具备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甚至具有非法控制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目的,但客观上尚没有达到该目的,也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可能是恶势力。如果一个组织,具备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但没有非法控制特征,那么则可能是一般犯罪集团或者团伙犯罪,不构成黑恶势力。

《立法解释》起草过程中,考虑到有些地方政府执法力度孱弱,黑社会性质组织即使没有寻求保护伞,也能实现非法控制意图。但《立法解释》起草过程中,有两个主要问题在《立法解释》及有关文件中没有进行相关论证:(一)我国行政体系庞大,有些地方政府执法力度孱弱到何种程度,才能够使黑社会性质组织没有寻求保护伞,也能实现非法控制意图。(二)即使有这种情形,能有多大占比。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依法公开权力运行流程”。我国逐步开始简政放权,在建立权利清单制度之前,我国各级政府对社会管理覆盖了方方面面。如果有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行使了一定区域和行业的地下统治权,使人民政府的管理流于形式,如果没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几乎是不可能的。笔者认为,《司法解释》将“保护伞”特征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备特征之一是科学的、客观的。

黑恶势力与“保护伞”的包庇和纵容是相伴相生的,《通知》也指出,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一个组织,无论是否有“保护伞”,通过违法犯罪行为,非法控制一定区域或者行业,都需要一个过程。首先,要通过暴力行为排挤、打压竞争对手,从而将竞争对手赶出一定的区域或者行业;其次,要对一定的区域或者行业内,不特定的群众形成心理强制。违法犯罪分子行为的初期,不可能短时间内,对周围不特定的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即使人民政府执法部门没有发现违法犯罪分子的行为,竞争对手会将其违法犯罪线索反映到人民政府,该组织违法犯罪行为的受害人,在没有形成心理强制的阶段也会将该组织的违法犯罪线索控告至相关执法部门或者司法机关。如果没有“保护伞”的包庇或者纵容,违法犯罪分子有组织违法犯罪的初期就会被依法处置,违法犯罪分子将会被“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不会出现非法控制的状态。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行为是为了控制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其终极目标不是从每一次的违法犯罪活动中获取利益,而是通过非法控制一定区域或行业的垄断地位获取利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分子不可能通过流动到其他地域作案的方式,来逃避打击,因为那样的话,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就失去了其影响力,也不能排挤、打压该区域或者行业内的其他竞争对手,从而无法实现其非法控制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目的。违法犯罪分子通常会寻找庇护或者是拉拢国家工作人员,从而能够进一步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这是黑社会性质组织从萌芽、起步、成长、成熟的客观规律。虽然刑法没有将“保护伞”特征作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要特征,但指控一个组织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而该组织又没有“保护伞”,那么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时,一定要慎而又慎。

有些同志担心,对人数多、多次犯罪、犯多种罪的犯罪团伙或者犯罪集团,如果不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打击不力。这种观点是片面的。对一般的犯罪团伙、犯罪集团,不定黑社会性质组织不会影响对其打击。在实践中,如果认为对专门从事某一类犯罪活动的犯罪团伙、犯罪集团的每一个具体犯罪行为都判不了重刑,数罪并罚也不解气,想通过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来判处重刑的话,不仅背离了刑法规定的罪刑法定、罪刑相适应原则,而且从长远看,也不会收到好的社会效果,对法治会产生负面效应。[5] 脱离客观实际的定指标、定任务的方式,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同样也是不可取的。依法准确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才能落实好《通知》要求的,既坚持严厉打击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又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文章地址:https://www.79edu.com/html/wenmi/xinde/redianxuexi/323045.html